document.write('
')
网站简介 - 创作团队
简讯 |
您的当前位置: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 > 小说选刊 > 小小说 > > 正文

小 雅(小小说)

来源:创新文学网 作者:列文 时间:2021-07-03

 

小 雅

列 文

 

钱运同万没有料到打开快递是这样的一件东西。

他瞬间感动了,翻看着,是小雅寄来的。小雅是他的朋友,不,不能这么说。

但又能怎么说呢?难道朋友非得像老概念那样,认识,见过,听过她的声音。

钱老师有些欣喜。钱老师是大学考古系教授,人称老师的那类人。让钱老师欣喜的这样的一件东西,是一叠手写的文稿。小雅是他无意结识的朋友,他真的没有预料她还有这么一招。这是怎么回事,钱老师笑了,偷偷地在阳台上笑了。似乎有那么一点什么的感觉,尽管她事先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,老师,我送你一样礼物,而钱运同未置可否。他并没有为她做出什么,如果说做了什么,那就是在微信里瞎聊。

那么,小雅怎么知道他的电话和地址的。唉,钱运同叹了口气,这很难吗?他本就是不那么毫不起眼的人,他的随笔,雄文,滔滔不绝的口气,暴露起来不是很容易吗?唉,怪只怪自己还是太狷狂了些,生怕陌生的朋友不知道他在专业领域里的建树。哦,他想起了,有次不经意地向她炫耀过自己的身份的,尽管他后来十分后悔。

似乎有那么一点什么的感觉,嘿,这感觉因为信纸上手写的娟秀文字而揭秘了,加强了。钱运同的胸口竟然有些起伏,似乎闻到了那纸质文字里的某种气味。这气味其实不需要鼻子就可以闻到,是靠手指尖和大脑闻到的。

他忽然想,小雅,究竟是谁呢?想到这,禁不住在阳台上面对着漆黑的夜笑了起来。说的是漆黑的夜,其实一点也不黑,真他妈的太亮了,完全就没有隐私。城市说来哪里是真正的人呆的地方,都像一只只蟹,寄居在洞里,闻不到郊野里孩提时的味道。闻不到看不到大自然,和死人有什么区别。钱运同想骂人,简直活的行尸走兽。但他现在高兴着,能不高兴吗?这娟秀的字体激起了心中的涟漪,春风似乎也要万里了。

小雅,究竟是谁呢?当然是小雅,这还用说吗?他赶快走到客厅,拿起手机,点起了小雅的人头。

“嘻,东西收到了。”他直愣愣地发过去。刚发出,就有些后悔,不够文雅。怎么能说东西呢?

“嘻,老师好,谢谢您呀。”小雅不忘在文字后发来一个遮着脸笑的logo。

“东西不错呀。”钱运同马上接上话。又后悔了,怎么老习惯说东西呢,好粗暴。不,是手笔,或者说是一封信,只是,不是他那个时代的骑着绿皮单车的邮差送来的。那个时代,回不去了。管它呢,和着乱七八糟的快递过来,吃的喝的用的,挤挤攘攘,谁说都没有藏着隐私呢?

他等待着,小雅还没回呢。

来了,小雅写道,“老师,您抬举我了。”然后是一个羞涩的logo。

“哪里,真的很令人惊喜呢。”钱运同恢复了常态,“文笔太漂亮了,你是在向我秀吧?”

秀本是英文里某个单词的中文谐音,哪想到这个英文在中文里找到了极其传神对应的词。钱老师这样说,等待着小雅那边的回话。

“是吗,老师,您夸奖我了。”

“谢谢。真的。没想到的,现在人们都不用手写了呢。”钱运同说的是实话。

小雅从不称呼他为钱老师,只是称为老师,保持着陌生的异性朋友的矜持和腼腆。

“老师,我写的怎样?”小雅有些娇羞地问。

“很好,很好。”钱运同终于恢复了考古学教授的语调,“字写得好,内容就好了一半。你写的是斜体,飘逸,真的,我也喜欢这样写,摇曳灵动,脱去了方块字的呆板。”

“呀,您过奖了。那么文字呢?”小雅当然指的是内容。

“哎呀,还没细看呢。”钱运同又说了实话。他那时只顾感动了,只顾愕然了。他想对对面这个熟悉的陌生人说,世上的有些东西,形式比内容重要呢。

“那,老师,您能在手机上帮我润色吗?”

小雅发了过来。

钱运同默默地不禁好笑起来,手机上的文字,一下子似乎没有了生命,没有了呼吸。嗨,可别说,还真有几个用词不当呢,甚至发现了一个错别字。他不禁偷偷拿起那两张纸,找到了屏上修改的地方,可怎么都觉得那错字都那么有生气,像白皙的脸上一朵朵红晕。

“老师,还有吗?”

钱运同醒过神来,赶忙说,“挺好,挺好。”

可当文字发过去的时候,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话是那么苍白,和口水没有区别。

“小雅,你住在哪里呢?”钱运同忽然问道。他不禁哑然失笑,以前可从来没有问过的。

“我呀,不知道。”她笑嘻嘻地说。钱运同当然不会蠢到认为可以顺着快递的发货单寻觅到,谁都知道,这个世界,每个人,都在十万八千里之间飘忽不定地做着布朗运动。也就是说,你今天可以在这里,一忽儿人就到了远方。

可是,小雅这么一回答,钱运同就感到自己蠢了。

“老师,您别想多了呀。”小雅似乎心有灵犀,知道钱老师立在客厅,尴尬地似笑非笑。

“哈哈,你看你看,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呢?”钱运同忽然开济自己道。他简直发现自己有点语无伦次的样子。这是什么话,他平常很少哈哈的。

“唉,老师,说不定我住的离您很近呢。”手机那边幽幽地弹出这句话。

钱运同吓了一跳,是呀,敌在暗处,知己知彼,己在暗处,懵然不知。

“我说笑话呢,老师,再见了。谢谢您的修改呀。”

“再见。”钱运同讷讷地说。一个陌生的女子,是不宜和人家长时间聊的。再说,自己的这幅窘态,可是不知觉地原形毕露了。

小雅一定发觉了,发觉了就离开。

钱运同来到阳台上。起风了,这时他发现33层顶楼的上方,有云层飞过,就在月亮的周围。呀,城市里也是有月亮的呀。他看了看手机,深夜11点多了,他似乎有了一丝坐了电梯到楼顶看月亮的想法。不,还是不去为好。何必让心情那么圆满。

他熄了灯,把那两张信纸压在书桌下。字迹娟秀,像无声的眼神,一定望着黑暗的某处。他很快舒缓安静地睡着了。不要去打听。只爱上陌生人时,才睡的这般香甜。

 

责任编辑:张国民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上一篇:红颜知己(小小说)

下一篇:没有了

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

Copyright © 2018-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
咨询电话:15927618989 QQ:2865185296 投稿邮箱:2865185296@qq.com
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,请来电或致函告之,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,否则,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,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网站工商备案
网站备案:
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
Top 威尼斯人游戏城官网 云顶集团官网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 云顶官网网址 澳门永利娱场官方网 威尼斯人官网网址 365bet体育投注网址 永利集团手机app下载